我们不能苛求所有老朋友都会支持你创业-单机动作游戏-灵石新闻
点击关闭

时代发展-我们不能苛求所有老朋友都会支持你创业

情侣扎刀测验感情

我們經過商討之後,2016年底開始往這方面轉型,系統化地用了兩年半的時間,搭建起自己的新媒體傳播矩陣、社群活動傳播以及短視頻定製(如VR短視頻定製)等方面開始發力,也幫助很多機構在這些方面做了一些探索和創新。

除了賺錢,我們更要注重活下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與企業家夏華總喝茶,聊起創業的這幾年,自認為小有成就,他當時就勸我說:張剛,咱們都是老朋友了,我當年聽馬雲馬總講過一句話,我覺得特別受用,我就把這句話送給你,我說什麼話呢?他說:創業,首先要活着。這句話對於當時的我來說,醍醐灌頂,我也在努力地去理解這句話。

我們今年孵化的一個項目是「尚品新消費」,這幾年關於消費升級喊的比較熱,我們關注到如今消費形式的一些變化,新消費即將大行其道,如傳統的煙民都轉向電子煙,所以我們在今年的6月3號啟動了的這個項目。目前來看成長也是非常迅速的,我們在5月開始籌備,5月23日當天見了大概四五個投資人,其中有三位達成合作意向,6月6號之前我們迎來了我們第四個投資人,所以這個項目,從投資的角度來看,還是非常受追捧的,而且這個項目最近已經開始有自己的營收了。

這一段時間也可能是創業中比較黑暗的時刻吧,如果沒能及時把這樣的情緒排解出去,很容易崩潰、產生抑鬱或者自殺的傾向。我非常幸運,在創業不久,遇到了我的首席顧問,是一位非常資深的媒體人——王涌,我們一塊大概有四五年的時間,可以說,他是我們的心靈導師,在我的至暗時刻幫助我很多,能夠聽我傾訴,見證一些時刻。

發展關於財視傳媒,我們最早就在做短視頻,前後出品過幾檔視頻節目,如《超級脫口》《夢想三分鐘》《大V開8》《AI百人》等等,有些視頻節目剛開始是和愛奇藝聯合出品的,我記得當時和龔宇、馬東在喝咖啡的時候,聊了關於短視頻可能發展的方向:其實可以用最簡單的一種方式,把當年我們在中國企業家雜誌關注的那些企業家以影像和視頻的方式重新定義。就像當年汽車取代馬車一樣,是生產工具的升級,我們用短視頻的方式取代過去圖文的方式,對企業家們進行關注。

很多媒體人創業初期沒有做到真正的腳踏實地。這個現象在頭幾年很突出,這幾年好一些。我記得我周圍當時有很多媒體的同行創業,大多數人會選擇做一件事:寫一篇萬字長文來宣告自己要創業。坦白講,我並不認可這種做法。媒體人最擅長的就是說,但說得好就能代表創業成功了嗎?

2.圖文創作者的價值隨着媒體內容呈現方式從圖文向視頻轉變,很多圖文創作者們都在擔心自己的優勢是否已經失去。我並不這樣認為,雖然媒體內容呈現的方式發生了變化,但內容永遠是第一位的,也就是說,做內容的記者也好、編輯也好,他們的優勢不會失去。因為這個時代傳播形態是多元的:影像方面如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視頻等,音頻方面如喜馬拉雅、蜻蜓等,文字方面如頭條號、一點號、百家號等眾多產品的出現,只要你有好內容,都可以實現內容創作者的價值。

大家應該知道「凱叔講故事」,主播王凱是我的老朋友,原央視著名主持人,他從央視出來,先是做了一個「凱子曰」的自媒體,然而做了半年之後,才發現這個不是他所擅長的,或者說找不到更好的變現方式,便毅然決然地變了一個方向,做了凱叔講故事。目前估值應該到了50億人民幣以上,最近又新拿了一輪投資,舉這個例子我想說的是,凱叔講故事的路徑還是很值得我們學習的,只有在找到真正對應的市場,有了剛需,那還是可以抓住這一波紅利的。

你身邊的人變少了,理解你的人也少了,事情也沒有想象當中那麼順利,我覺得不被理解是每一個創業者應該有的孤獨吧,這一點上,要認命,但不能認慫,該堅持的還是要堅持。我自己當然也遇到過類似狀況,但是我還能想得開,創業初期我不認為刷臉是一種常規的商業模式,所以我就儘可能的少刷臉,低調做事,當有一天別人意識到你做的這個事還不錯的時候,反倒會對你刮目相看,當初那些離開你的人還是會回來找你的。

由於我們一直以來在做商業雜誌,在和很多企業家打交道的過程中發現他們的思維、視野都是非常前瞻的,對這個時代脈搏的把握也比較敏銳。比如我們早期很榮幸可以接觸到像馬雲、柳傳志等這樣一些優秀的企業家,去旁觀,去學習。我記得當時是2006年在中國企業家一個年會上,我們邀請馬雲來和大家分享做分享,13年前,支付寶對很多人來講其實很陌生,在說到為什麼要做支付寶時,他的回答是:我要做一個支付的東西來改變銀行業,為此做了很多的準備並且可以付諸實踐。也是在與企業家們接觸的這段時間里,我們慢慢有了新的想法。

綜上一些原因,我們認為傳統媒體快要走向末路,我們需要尋找一些新的出路,由此開始了我們的創業。

媒體人需面臨的第二個考驗,是基於心裏層面的。媒體人的優點有很多,但也有缺點,例如夸夸其談、好高騖遠,最大的缺點我認為是恥于談錢。其實當你開始創業,你所做的本身是一個公司,是一個經濟體,如果不談錢,不想着這個經濟體如何盈利的話,這樣的創業是不會有結果的,轉型過程中,大家都會經歷兩到三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去邁過心裏的這道坎,把很多事情還原到生意這個本質層面。

所以媒體人轉型好像有一定之規,但也不完全是。關鍵還是要看大家的興趣點在什麼地方。

財視傳媒未來圖靈尚品新消費創始人兼CEO張剛,對當下環境中傳統媒體人轉型的困惑進行了深刻探析。

幾點小建議不要去挑戰政策環境。創業首先要活下來,然後去實現盈利,如果總是想着要去挑戰政策環境,我覺得生存都有可能是一個問題,畢竟適者生存。

以下是張剛接受藍媒匯採訪實錄:大家好,我是財視傳媒張剛,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機會與大家進行線上交流,希望我所分享的內容對大家能有所幫助。

媒體人轉型的下半場1.紅海藍海最近一兩年「內容創業已是紅海」的聲音不絕於耳。在我看來,紅海藍海是相對的,內容創業從表面上來看,已經是紅海了,但具體還是要看你怎麼看這個問題。很多人都在抱怨,為什麼沒有做出些成績,為什麼做來做去找不到方向甚至放棄......我們不妨換個思路想一下,假如我們選擇了一個藍海,但我們看不到競爭對手,你會發現這不是一個很熱的賽道,也不是一個資本高度關注的一個賽道,那麼你若再走下去,可能路會越走越窄,拿不到投資,孤單的堅持,直到最後無路可走。

以上就是我今天分享的內容,非常感謝大家!

現在雖然已經進入5G時代,但圖文寫作並不會因此失去它生存的土壤,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還是離不開圖文寫作,有一大部分人還是習慣於文字閱讀,文字於我們而言,將來可能是一種文物,是這個時代能夠留存下來的,值得紀念的一種方式。雖然如今影像的交流方式越來越大行其道,但這兩者並不矛盾,我們既要照顧這個影像時代,也不能放棄圖文創作。

到2015年,我們發現雖然短視頻發展迅猛,但很難變現,尤其我們這種商業類的短視頻脫口秀節目更是如此。後來我們就去請教了很多企業的創始人、高管、投資人等,給到我們的建議是:可以嘗試在當下新媒體或者大數據時代做公關公司或者新媒體傳播公司。

考驗從剛開始的互聯網時代、到新媒體時代、大數據時代以及AI時代,創業的浪潮,是不斷迭代的,2012年我們離開傳統媒體以後,這樣的浪潮已經迭代了好幾輪,這期間,最難的就是跟自己的習慣作鬥爭,因為你要打破原有的思維,重新開始,多年養成的習慣也需要做一些改變。過去我們更多是在做採訪,停留在圖文形式。2014年,我們開始做短視頻,但那時對短視頻的理解是非常不到位的,抖音和快手等還沒有火起來,對於短視頻未來會怎麼發展,其實是非常困惑,非常考驗人的。

傳統媒體日漸式微已是公認的事實,在媒體格局發生變化的當下,如何利用科技互聯網時代的大數據流量優勢找到快速發展出路,是轉型創業的媒體人面臨的迫切問題。

後來我與另外一個企業家陳曉聊創業時,聽過我說「創業要活着」這句話來由時,沒想到陳總對這件事有點嗤之以鼻,他說:光活着或者活下來,其實並沒有什麼價值,因為做一個小而美的公司,永遠成為一棵小老樹,其實並不難,但你要考慮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要活得更好,要把握住機遇,在活着的、堅持的過程中找到機遇,發現機遇,及時把握住這個機遇,把自己做大,這才是創業的真諦。

這是一個快速發展的時代,我們要時時刻刻注意新的潮流和動向,大概在2017年的上半年,我們開始關注人工智能,恰好當年7月20日,國務院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由此我們孵化了這個以關注人工智能為主的「未來圖靈」,一個很炫酷的名字。《AI百人》就是未來圖靈下內容運營端的視頻欄目,垂直於AI類創業家、人工智能領軍者訪談的周播節目,目前已經聚攏了上百位人工智能創業的佼佼者,依託于未來圖靈,我們也推出了未來商學院的課程,發佈了服務於人工智能公司的未來圖靈指數。

「刷臉」。媒體人大多資源稟賦特別好,遇到事情時會自覺不自覺地想要通過「刷臉」來解決問題。在我看來,我們要盡量避免刷臉,這不是一種商業模式,它很容易形成一種路徑依賴,一旦有困難了,就去刷臉,但這樣的情況並不能持續太長時間,當臉都刷完了你要怎麼辦呢?我們應該去探索一種能夠持續性地給我們帶來盈利的模式,找到真正能滿足市場剛需的東西,才能夠讓我們的企業生存地更加長久。

轉型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門生意或者一個行業可以持續十年以上,只賺錢,不衰落,傳統媒體也不例外。我們都經歷過報業或者雜誌的黃金年代,但隨着新媒體的興起,傳統媒體的日漸式微已是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這是我們很多媒體人都要面臨的問題。

三年前我和一個老朋友陳向東一塊兒喝酒,他原來是新東方的執行總裁,2014年6月出來創業,創辦了「跟誰學」,今年6月已經在美國上市。他說的一句話對我觸動很深,他說:「你要有一項業務,天塌下來都能賺錢」,我覺得很多媒體人創業來講,這個問題尤為重要,我們要想明白,我們可以賺錢的東西是什麼。

對於一個創業者來說,真正應該重視的資源應該是平台的資源。你個人有非常多的資源,當然是個好事兒,但也往往會變成一個壞事兒,所有的業務合作都是你去談,所有的決策都是你來做,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這樣的模式下,不能稱之為公司,而是一個自媒體或者工作室,事無巨細的情況下,你自己會非常辛苦,而且公司也並不能做大。

羅輯思維CEO脫不花老師曾經說:創業者是沒有真正的老朋友的,我們不能苛求所有老朋友都會支持你創業,相信很多人可能會有類似的感受。當我們選擇開始去創業的時候,我們會發現之前經常和我們來往的那些朋友沒那麼親密,再後來斷了聯繫,甚至在背後議論你一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第四考驗是資源的利用。媒體人大多可以接觸到非常優秀的資源,人脈也很廣,但我們往往也會受制於此,你會發現表面上你認識很多人,但實際卻並沒有什麼交集。所謂資源,如果只是停留在認識層面,沒有產生交易和合作,就不能稱作資源。這樣的資源,如果你不能有效利用,那和沒有沒什麼區別。

雖說內容創業這塊蛋糕已經被分得所剩無幾,但仍有些人能夠看到不一樣的機會,把握住,並且做得非常到位。

這種做法在無形當中會給自己帶來很大壓力,大家會不斷地關注你,一年之後問你怎麼樣?你說還可以,兩天之後你說還湊活,三年之後你說你很艱難......這無異於給自己埋了一個坑,本沒必要這麼做。

第三個考驗是管理。大多數媒體人開始創業都有類似烏托邦式的想法,認為我彙集的這些人我要善待他們,我要做一個桃花源式的機構,來庇護大家的夢想和生活。這種想法在創業初期不難實現,因為這些媒體人雖然從傳統媒體走出來,但他們都掌握着非常強的資源,創業頭兩年比較容易賺到一些錢甚至拿到投資,我們姑且把這段時間成為「蜜月期創業」。但蜜月期一過,需要你去面臨的考驗才真正到來,你會發現我的公司入不敷出了,工資發完以後賬上一分錢都沒有了,管理上也出現了很大的漏洞,你會因為開掉一個人而心裏糾結許久......各種問題都會接踵而來,這個時候,才是你真正焦慮、感到艱難的時候。

公司要有自己的企業文化,並且公司的成員的要認同這樣的文化,大家有着一致的使命和價值觀才能讓這個公司繼續發展下去。

雖然我們一直在說傳統媒體日漸式微,但傳統媒體人並沒有全部去創業,肯定還是有很多人在堅守的。傳統媒體並沒有坐以待斃,也在積極探索轉型的道路,有些傳統媒體轉型是非常成功的,所以說,機會永遠都會有,就看我們能不能抓住。

大概是在2011年左右,我們中國企業家雜誌有一個半月刊欄目,會把微博里精彩的觀點摘錄進來,那時微博已經火了起來,裏面的信息一天可能會有幾千條、上萬條甚至更多,但我們的這個欄目半個月之後才能與讀者見面,這樣一來,時效性會大打折扣,與目前這個信息技術快速發展的時代是不吻合的。

在這個比較灰暗的時刻,光排解是不夠的,還要自己去修鍊,去克服種種困難。我們創業頭兩年是非常順利的,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馬雲老師曾說過的「五分鐘拿到投資」,我們也經歷過,我們財視傳媒2014年1月份拿到的第一筆投資就是五分鐘,尚品新消費拿到的投資最快是7分鐘。但是後來就遇到很多問題,那時我們總以為,過了這坎兒就沒事了,但實際情況並不是這樣,過了這道坎兒,還有下一道坎兒,永遠都有你需要去解決的問題,理想和現實總是很矛盾,你需要一直咬牙堅持。

如今媒體人們的轉型去向還是很多的,有做品牌公關、社群諮詢等,雖然離開了傳統媒體,但手中的資源優勢和稟賦與將要就業或創業的方向基本吻合,做起來也比較順手一些。像龍湖地產的董事長吳亞軍,其實是媒體人出身,之前是在《中國市容報》,後來做了龍湖地產,做的非常大;還有我們中國企業家雜誌的同事,牛文文,他的創業黑馬非常有獨創性,他做的黑馬大賽、黑馬培訓等項目做的很到位。

創業這些年在創業的這幾年中,有幾句話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但是後來發現只做短視頻並不完整,因為信息的傳播是立體化的傳播,所以我們又把圖文的網站建立起來。在創業之初,我們做了一個叫傳播達人匯的組織,它主要匯聚兩類人,一類是想轉型的媒體人,第二類是在企業中做公關、做marketing的人,為他們搭建了一個這樣的平台,我們的社群產品也就順勢產生。

「未來企業傢俱樂部」就是當初社群的延續,這是一個線下的社群組織,每年每個月我們都會有活動,來維護我們的社群。雖然現在通訊工具很方便,尤其是當微信開始流行以後,但我始終認為,我們在微信里互動1000次都不如大家面對面,喝上一小時茶聊一聊,這樣來的更為實際一些。

今日关键词:美团被罚147万元